叶子

我也想搞你啊 第三章

第三章
      巫家庄园。
      “我都说了这次是失误!再来一次,一次!我一定可以让他再也回不来!”庄园书房里歇斯底里的吼叫令经过门口的管家都吓了一跳,心里暗叹巫家这辈的家主真是性子暴烈啊……
      而书房里的情景更会令他大吃一惊,可惜他看不见:书房中间的巨大圆桌旁坐着巫家上一辈的所有长老此时面上的表情都是不忍与无奈。
      怎么好好的孩子,说傻就傻了,特别是遇到时东锦的时候。
      坐在下首的巫简那本来俊秀的脸却因情绪激动而变得有些狰狞,但他好似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身体现在不允许自己继续这样下去的吼到:“凭什么我被他下了降就不允许我去报复!”
      “不是阻止你,丹,只是这次真的由不得你胡闹。”首位的长老,也就是巫简他爸,有些头疼。
        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对时东锦有着太深的执念,这知情者知道他是要复仇,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这是抓出轨的负心汉呢。
      “总之,这次我们都已经打探好了,你去做他的徒弟,在骗到他永生咒术的同时再重创他,这岂不更好?再说了,我也老了,这家不久就是你做主了,这事不是为我们家族添一个立足的保障?”
        停!这怎么那么像男主是女主的杀父仇人,然后女主和女主的亲戚合计要把他的钱骗光然后在把他坑进监狱结果把自己搭进去的套路?说好听点是为父报仇结果被骗,说不好听的不就是卖身换钱吗?
       扯远了,咱们继续看巫父实力坑儿子。
       虽说巫家想把巫简卖了来换永生秘术的事不是不能理解,但是巫简做为当事人是一万个不同意,但是这个计划是一定要实现的。
       这个计划就是——让巫简换个身体然后拜时东锦为师再骗取永生秘术来重创时东锦。
       呵呵,我都觉得智障。

我也想搞你啊 第二章

第二章
怀中的布娃娃在自家主人抽风后终于拼命挣脱出来了!
      小家伙一从怀里跳下来就像是要投胎般朝楼梯疯跑而去的样子被时东锦看了个清清楚楚,他忍不住笑到:“哼,当初在人家这里觉得人家有用的时候叫人家小甜甜,现在觉得人家没用了就连亲一下都不让了,你还不如方院长呢~”
       当初故意调侃方沐水的话在这就被他硬是说出了如花的感觉,只见正在疯狂奔跑的小家伙脚一滑,“啪叽”摔了一跤。
    “  噗!”时东锦拼命憋笑中。
      布娃娃顽强的起身,然后,跑的更快了。
   “自家爸爸疯了该怎么治,在线等,急!”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ಡωಡ)”时东锦终于忍不住了,大笑起来。
     等时东锦笑完才发现,自己好像又忘了为什么巫简要搞他了……
    “啧,议长大人,您这身体的记忆力不行啊,要不,再换一个吧!”被一脸淡定的时东锦丢锅的议长大人气的干脆就不出来了。
      你看这个锅,又大又黑。
      话说,当时给巫简下玻璃降好像是因为他在黑袍法师会那天对自己动手了啊……
     巫简从小到大都是活在巫家的希望中,他是他们这一辈操蛇之术运用的最好的人,自然傲气十足,可是在他要继承巫家的前一年,时东锦出现了。
     你想想,你从小到大都是别人家的孩子,当学校宣布三好学生的时候,突然跳出来一个比你好几百倍的人来领奖……
     要你你也受不了。
     所以当巫简在黑袍法师会的时候第一眼看见时东锦就直接怼了个蛇蛊上去。没成想他反手竟然把蛇蛊丢回来了,还附带了小礼品——玻璃降。
     时东锦是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人,但是如果你犯了我,那不好意思,你要天诛地灭了(。・ω・。)ノ♡。
所以他当时发现了巫简的小动作后直接连是谁给他下蛊也没看就丢了个他认为杀伤力最小的降上去,没想到这人是巫家小少爷。
     散会后反正巫家也没人来找他,他就忘了……
     只是以为巫家小少爷的搞事是一种同行斗法罢了,也没当真。
     不过,火山那一遭,真狠啊……

我也想搞你啊

          毕竟第一次(*/∇\*)请多指教!
  自从时东锦宣布回到南洋后,那片的人就从跃跃欲试想找事的态度中消停不少,毕竟,时东锦的实力与脑力过于强悍,试过的人都懂那种被阴的生无可恋的感觉。就因如此,道协虽忌惮这位“妇女之友”的实力,面上也不得发作,只好让他平安无事的回去。不过时东锦回国这事可惊动了不少人,毕竟他也算是大张旗鼓的特地更新了状态也贴出了回国时间呢。
   众所周知,阿赞帝因在东南亚的名气极大,而且因为他特有的作风,基本算是真的“妇孺皆知”了,以至于回国当天的机场直接瘫痪,挤满了来迎接他的人。这些人中不仅有他的粉丝,还有那些黑袍法师的眼线。这些破事基本都被他看在眼里,而且他发现更有甚者竟直接来到了现场。这人谁呢?这“人”是巫家的小少爷巫简……
   其他的人时东锦倒是懒得管,不过这巫家小少爷上次在火山给他的大♂礼他也没忘了。啧,该怎么准备见面礼呢?这真是件麻烦的事情∠( ᐛ 」∠)_但时东锦现在也没搞明白为什么这小少爷放着好好的巫家扛把子(bushi)家主不当,非要每天都绞尽脑汁来想着怎么搞他。啧,对这孩子还真是无奈呢。
     于是,健忘达人时东锦在一路平安的回到家后终于想起今天看见的被遮在人群后的巫简似乎是坐在轮椅上的……不过他为什么要坐在轮椅上?想了半天也没想到的他只好抱着自己的宝贝儿子问:“宝贝,你说,他为什么要坐在轮椅上呢?”怀中的布娃娃眼珠咕噜噜转了几圈,站起身来做了个捂住肚子的姿势,同时还咯咯咯的冷笑了一会。“哦!宝贝,你可真棒!”时东锦看了一会后恍然大悟,吧唧一口亲在布娃娃的脸上。布娃娃似乎想躲,但奈何躲不开,只能生无可恋的瘫在时东锦怀里被亲。

啊啊啊!超萌啊(๑˙ー˙๑)